首页> 协会动态 >CHIC动态 >文章详情

中德两国在清洁供热领域到底有何差别?中国的清洁供热未来将向何处去?

发布者:CHIC | 日期:2019-11-27 | 来源:CHIC | 阅读:760

2019年11月26日,由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主办,清洁供热产业委员会(CHIC)协办的“中德清洁供热大会暨技术论坛”在北京召开,国家发改委环资司副巡视员牛波、德国大使馆经济事业部参赞Moritz Lumma代表两国政府致辞讲话,中德清洁供热相关机构、行业组织、供热企业、技术产品提供商等300多人参加会议,共同探讨中德两国在清洁供热领域的发展与合作问题,CHIC主任周宏春做《中国清洁供热产业现状与未来展望》主旨发言并参加圆桌论坛,对中国清洁供热产业的当下状况和未来走向提出了新颖而深刻的观点。

大会内容分为三个部分:开幕式暨中德能效合作项目奖项颁奖典礼、中德清洁供热合作机遇及技术论坛。中德能效合作项目是由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和中国节能协会、节能服务产业委员会组织评选出的优秀企业项目,获奖的项目是中德在能效和节能领域合作的最佳实践案例,为全球节能减排提供中德合作解决方案;CHIC主任周宏春、海德堡能源与环境研究所科学与执行主任兼能源部门负责人Martin Pehnt博士、电力规划设计总院副院长姜士宏先生、清华大学建筑环境与设备研究所副所长杨旭东教授、中机国能热源供热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兆阳先生、德国斯宝亚创公司中国技术总监Ingo Hamann先生、资源效率和能源战略研究所有限公司经理(IREES GmbH)Jan Steinbach博士以及弗劳恩霍夫太阳能系统研究所Gerhard Stryi-Hipp先生在中国清洁供热合作机遇环节分享了中德两国在清洁供热领域的见解和研究,并在专家讨论环节对中德两国在清洁供热方面的共性和差异性进行了深刻的探讨。

最后的技术论坛环节,多家企业分享了清洁供热领域热门的技术案例,包括农村地区供热技术、热泵技术、电热储能技术、冷热电三联供技术等。

2019-11-26 120729_副本.jpg

提高可再生能源比重,促进碳减排——中德在清洁供热领域的共同目标

会议伊始,国家发改委环资司副巡视员牛波作开幕致辞时提到,中国目前在清洁供热产业领域正从六个方面构建产业体系,这六个方面分别为:构建绿色产业体系,并出台发布《绿色产业指导目录》; 建立绿色发展的政策体系,加快建立法律制度和政策导向;构建市场导向的绿色创新体系;不断健全绿色低碳消费体系;构建全绿色的金融体系;建立健全绿色标准体系。中国政府大力支持清洁供热产业的发展,鼓励使用余热、燃煤清洁改造等,并在2013年和2014年,国家发改委和德国分别签署了在节能和提高能效领域加强合作的联合声明,实现打好防止污染攻坚战的目标。

随后,德国大使馆经济事务部参赞Moritz Lumma先生和德国国际合作机构驻华代表处Markus Delfs先生介绍了德国清洁供热的现状和政策,他们提到,目前德国清洁供热的重点就是要大幅度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尤其是能源领域,在2018年,德国成功的实现可再生能源在电网中超过40%,但同时强调,要注意能源的消费领域,尤其是供热领域的可再生能源的使用,供热领域是被人们忽视很久的领域,但却时时刻刻存在于我们身边,无论办公还是家庭都与之息息相关。实现供热的转型对每个家庭影响是非常大的。

对德国政府来说,实现清洁供热的一个最为重要的措施就是不断的去煤电,在未来,德国的炭价会不断的上涨,也许会到达60欧元每吨。他们提到,到2020年,要实现可再生能源在这个领域占到14%的目标,德国和中国结成能源伙伴关系,是实现低碳未来的重要决定。

德国斯宝亚创公司中国技术总监Ingo Hamann先生表示,中国和德国都必须改变供热方式,没有别的选择,这是中德的共同目标。

中国清洁供热产业前景辽阔,“不仅要顶天,也要立地”——中德在清洁供热领域的差异

清洁供热产业委员会主任周宏春对中国清洁供热产业的现状和未来展望做了深度的剖析,他首先提到,供暖和供热是有差异的,供暖上要推进能源高效利用,发展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减少污染物的减排;清洁供热则既要满足人民群众对温暖的需要,又要使用尽可能低的经济成本、尽可能高的能源利用效率和尽可能干净的污染物排放。周宏春表示,清洁供热不是一次性投资,在中国,2017年推进清洁供热以后,发现一个问题,2018年用气用2300多亿, 气不够用了,因此我们要实事求是,要因地制宜,要加强顶层设计。什么是顶层设计,周宏春解释:“加强顶层设计,也就是顺应国际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需求,也要符合国家的政策导向,这是顶天,更要立地,即项目要落地,工作推进要有抓手,最重要提效要可持续。”

在专家讨论阶段,周宏春再次强调,中德两国在清洁供热问题上有差别,一是西方是市场导向,而中国是自上而下,政府导向是第一位;二是德国主要是发展,而中国的情况复杂性多样性更多,不仅要发展,还要改造;三是中国的市场规模比德国要大的多,不仅有城市还要农村,不仅有北方,还要南方。对于德国的先进技术,周宏春表示,中国目前的首要问题是要把技术本土化,如何让老百姓理解德国的技术,这也是很大的挑战。


CHIC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公众号